sitemap·商情RSS源·RSS源·手機版·服務介紹·投稿中心·收藏本站· 設爲首頁·

商情中心

  • 商情中心
  • 行業資訊
  • 電商交易

免費注冊

用戶登錄

移動端
當前位置:首頁>風雲人物>正文

劉石:適者生存、未雨綢缪、贏者通吃是中國種業的三大制勝寶典!

2019-07-17 16:51:44來源:千人智庫作者:千人智庫編輯:xwbj1
分享到:
  在當前國際市場的競爭環境下,“糧食安全”和“種子安全”具有很重要的戰略意義和現實意義,在糧、棉、油主要作物的基礎科研、種植資源的開發和利用、分子生物技術的研發和應用等方面絕對不可放松和偏廢。

  700 億美元,是目前全球種子的市場規模;

  150 億美元,是目前中國種子所占的市場份額。

  在種子行業領域,中國是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市場,而對于全球種子行業而言,市場始終競爭激烈,兼並、組合、重組不斷。

  2000 年 12 月 1 日,我國首部種子法開始實施,種業進入快速發展期,注冊種子企業數量曾高達 8700 多家,如今,種子企業數量大約減少了一半。面臨種植面積減少、供求關系失衡、畝用種量下降、品種審定數量井噴以及種植比較效益下降等多種現實難題,中國種子企業如何順利渡過“種業寒冬”?

  “種業要發展,創新是核心動力。”現任碧桂園農業控股有限公司副總裁兼種業公司總裁的劉石坦言道。劉石被稱爲“中國的種業達人”,在種子行業深耕多年,曾先後在國內外知名種業公司擔任高級管理職位,其中被大家熟知的有孟山都遠東公司商務經理,杜邦先鋒中國區總裁、隆平高科公司總裁,對于中國種業的發展,劉石有著自己的看法和建議。

  中國種業現狀:集中度和整體創新能力低

  記者:基于您多年來在種子行業的耕耘,您認爲中國的種業公司處于一個怎樣的發展現狀?

  劉石:中國種業在建國以後的發展大致可以分爲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冷戰時期面臨西方國家的全面封鎖,中國依靠自己的力量建立和健全中國種業,支撐了農業和國民經濟的發展,功不可沒;第二階段,改革開放後,特別是新 2000 年種子法頒布後,加強引進國際先進的種質資源、生産技術和管理理念,給中國種業的發展帶來巨大的生機,促進了種業的快速發展;第三階段,2010 年以後,中國農業生産已經從短缺逐步轉向低端産品過剩、高端産品缺乏的階段,種業科研、管理部門和整個農業界對此認識不足,産業的發展迷失了方向並出現了明顯的停滯,無法滿足不斷升級的下遊産業客戶和消費這的需求。

  記者:現代農業的持續發展需要農業之外的部門提供資源、技術和資金已完成自身的産業升級,種子企業亦是如此。在您看來,中國的種業公司在發展過程中主要面臨著哪些方面的困境?

  劉石:由于現行的制度安排和産業政策滯後,導致鼓勵和保護創新力度不夠。具體體現在:第一,公共資源支持的科研院所大規模從事牟利性商業化育種,基本功能嚴重錯位,對私營企業科研育種事業造成了不公平競爭;第二,知識産權保護不力,執行不到位,種業界的剽竊、仿冒、私繁濫制現象極爲普遍;第三,品種審定登記制度僵化滯後,權力尋租現象嚴重,極大制約了育種創新的速度。

  記者:據《2017-2022年中國種子市場評估及未來發展趨勢研究報告》統計,中國的種子企業數量 2010 年是 8700 家,2015 年是 4660 家。幾年時間,中國種子企業數量大幅度減少的原因是什麽?

  劉石:隨著産業化的發展,種業企業的集中度逐步提升是正常現象。比起國內其他行業和國際同類企業,中國種業的集中度還是非常低的,這不利于産業的創新和發展。在國內目前續存的 4000 余家種子企業中,真正具有研發和育種創新能力的只有極少數,應該不會超過 10%。這 4000 余家企業中的絕大部分目前還在利用信息不對稱低買高賣,這樣的企業未來不會有太大的存在價值和生存空間,會在市場競爭中逐步被淘汰或者被整合,或者徹底轉型,成爲農業生産社會化服務中的一員。

  記者:創新是每個種子企業必須具備的能力,也是種子企業應當承擔的責任。您認爲中國種子企業的創新力如何?

  劉石:中國種業目前的整體創新能力比較低,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由于長時間自我封閉和計劃經濟的影響,中國種業在資源積累、科研育種方面雖然也有突出的成績,比如雜交水稻的研發和推廣,但是在大多數作物領域資源積累比較薄弱,科研和育種實力不強,創新能力和機制不足,與世界先進國家相比差距較大。

  第二,公共資源支持的科研院所的科研力量集中在爭項目、發論文、評職稱,真正能夠形成市場有競爭力的産品和能夠創造社會效益的比重少之又少。

  第三,育種界投機取巧的“模仿育種”風氣盛行,資源創新、技術創新和品種創新寥寥無幾。

  第四,種業公司普遍注重眼前利益,熱衷誇大宣傳、價格戰、惡性競爭,忽略了技術的培訓和推廣、産品的售後服務、産業鏈價值的提升等工作。

  第五,知識産權保護力度不足,地方保護主義和行政不作爲現象普遍存在,嚴重影響企業創新和個人的積極性。

  記者:全中國幾千家種子企業,我們可以按照哪些標准將其進行分類?而在各類種子企業中,屬于龍頭地位的企業有哪些?

  劉石:中國國土面積廣闊、地理和氣候類型多樣、農作物品類多、種質資源豐富,因而中國的種業企業的類型有很多。

  從傳統習慣上講,種業可以分爲糧、棉、油種業和蔬菜、瓜果、花卉種業。前者我們稱之爲“主糧作物”,一般産品種植面積和銷售額相對較大。這類企業裏面的“龍頭企業”典型代表有隆平高科、登海種業、墾豐種業、荃銀高科等;後者我們稱之爲“經濟作物”,一般種植面積和銷售額較小,但毛利率相對較高,在我國,這類企業裏目前還沒有什麽可以稱之爲“龍頭”的企業。

  近幾年來,以中信資本、中化和中農發等爲代表的國有資本不斷擴大在種業行業的投資和並購,種業的“國有化”趨勢明顯。這種國有化會進一步加強種業集中度,促進種業企業規模的擴大,但可惜的是,這種國有化帶來的是規模的擴大和集中度的提高,但在創新能力方面並沒有明顯提升。

  種子安全=糧食安全,中國種業亟需改革和創新

  記者:種子被稱爲“國家安全之重器”,中國作爲農業大國,有著巨大的種子需求市場,一直以來都在不遺余力地保護種子安全。那麽,保護種子安全有著什麽樣的重要意義?

  劉石:種業是農業産業的核心和“芯片”。中國種業在發展的速度、質量,特別是創新能力上與國外先進企業差距較大。在當前國際市場的競爭環境下,“糧食安全”和“種子安全”具有很重要的戰略意義和現實意義,在糧、棉、油主要作物的基礎科研、種植資源的開發和利用、分子生物技術的研發和應用等方面絕對不可放松和偏廢。

  記者:注冊一個種子企業很簡單,但究竟什麽樣的種子企業才是中國社會真正需要的、能爲中國種業做出實實在在貢獻、承擔起“民族育種”的責任呢?

  劉石:中國的種業公司大部分還處于較低水平的重複生産和價格競爭階段,種業公司的生存環境惡劣,他們首先面臨的環境是如何生存。對于發展有一定規模和實力的公司則應該是在創新的基礎上獲得進一步的發展空間,他們在發展戰略的創新、科研和育種的創新、營銷理念和模式的創新等方面都具有很大的空間。

  創新的核心是爲了滿足未來産業客戶和滿足消費者需求。這就要求我們跳出以“高産”爲發展目標的傳統模式,而是走以高效率、多樣性、高品質、高價值等爲核心的新型農業發展道路。爲此,中國的農業和種業要在發展理念、市場規劃、科研立項、品種審定、市場推廣等方面進行一些列改革和變革。同時,改革和創新是全方位的,不僅僅是技術方面,更應該是在理念和制度方面得以創新。

  記者:據統計,中國水稻和玉米種子的市場份額占據種子行業的主導地位,大豆、小麥等其他種子對國外進口依賴性很大。這一現象出現的原因有哪些?中國的種子企業應采取哪些措施打破進口依賴、自主生産?

  劉石:中國農業的生産水平整體上處于世界的中上遊,但是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競爭環境中仍然屬于弱勢方。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第一,傳統小農經濟帶來的土地碎片化及相關的“保護性政策”,對農業生産現代化發展造成種種障礙;第二,“土地財政”等相關政策推高了土地的租賃成本,土地對于農民的意義已經遠遠超出了生産資料的範疇,而兼具“補償”、“保障”、“投機”等意義,這使得農業産業化發展難以承受遠遠高于世界水准的“高昂的地租”;第三,中國人口結構的調整遠遠落後于産業結構的調整,農業人口的職業技能掌握遠遠落後于産業發展的需求。

  種業是農業生産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全部。種業的發展在新的曆史階段應當讓科研和育種先行,促進農業生産從傳統的“高産”轉變爲新時期主糧生産的“高效率”和經濟作物的“高價值”。種業與農業産業的發展,必須是在滿足下遊産業客戶和消費者需求基礎上的良性互動和循環。

  記者:面臨耕地面積不可逆的減少、農村勞動力的持續減少、人口的增長、糧食總量逐年遞減和糧食産量增速低于飼料産量增速的一系列困難,任重道遠的中國種子企業該如何應對?

  劉石:“適度規模”是生産效率提升的起點,沒有適度的規模,靠一家一戶的發展農業永遠沒有出路。在適度規模化的基礎上實現標准化,在標准的基礎上實現現代化,在現代化的基礎上實現産業化,這樣農業才會具有世界範圍內的競爭力。

  從規模化到標准化到現代化再到産業化,種業同仁要認識這些産業變化和發展的規律。在品種的選育上要從傳統的“高産”向廣適性、抗逆性和高品質轉變,適應未來産業的發展和消費者的需求。

  記者:在 2018 中國綠公司年會上,阿裏巴巴集團馬雲闡述了他對新時代企業家精神的理解,並強調新時代的企業家應該具備“新三觀”??全局觀、未來觀、全球觀。您認爲,這對中國種子企業的未來發展會産生哪些新思考?

  劉石:馬雲先生講的“新三觀”是很有道理的。

  首先,“適者生存”。未來種業的競爭是全方位的,不僅僅在種業內部。種業要在農業和全社會範圍內競爭資源、技術、人才、資金等。莫斯科和市場都不相信眼淚。

  其次,“未雨綢缪”。未來種業的競爭是全時空的,不僅僅是今天,更重要的是明天。要比拼的是對于未來産業發展和市場需求的判斷,考察的是戰略的規劃能力、資源的整合能力和團隊的執行能力。

  最後,“贏者通吃”。未來種業的競爭是全球性的,生産環境、商業環境、文化環境等的不同,最終不會成爲阻擋種業展開全球性競爭的根本性因素。

  結語

  證券時報網曾這樣報道過劉石:“繼袁隆平和李登海之後,劉石是又一個在種子行業聲名鵲起的標志性人物,和前兩者研發出高産種子不同,劉石並非技術出身,他是以銷售和管理見長的職業經理人,被稱爲中國種業達人,甚至還擁有一批自稱‘石粉’的粉絲。”先後任職于國內外多家種業公司,在劉石看來,國外技術和管理領先的大企業往往都經曆了幾十年的發展,在戰略制定、技術研發、市場開發、客戶服務方面有著很深的積澱和理解。

  “我們與國外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其中最根本性的差距是??國外的企業是市場導向,客戶(未來的)需求高于一切,是公司制定發展戰略的最根本依據;國內很多企業是政策導向,揣摩未來政策的走向,爭取政策的支持和政府補貼,在發展理念上極易迷失方向。”劉石認爲,企業對“道”的理解比對“術”的學習更爲重要。

  2019年,劉石加入碧桂園農業控股有限公司,負責種業公司的建設和管理工作,被問及初衷,劉石表示,成大事需要有遠見、有大戰略、有情懷的大平台。“碧桂園農業控股有限公司就是一家具有這些優秀特質的公司,因此我非常願意成爲其中的一員,我希望能爲中國農業和種業的發展做出有意義的貢獻。”
  1.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種子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種子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注明“來源:中國種子網”。違反上述條款,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 3,本網所展示的信息由買賣雙方自行提供,其真實性、准確性和合法性由信息發布人負責。本網站不提供任何保證,並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4. 4,友情提醒:網上交易有風險,請買賣雙方謹慎交易,本地最好是見面交易,異地交易請多學、多看、多問、多了解,網上騙術多種多樣,謹防上當受騙!
  5. 5,本網刊載之所有信息,僅供投資者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6. 6,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地址不清稿酬未付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聯系方式:編輯部電話:0451-88003358 電子信箱:info#chinafarming.com(請把#換成@)
委托詢單 我要求購>
種子交易
熱文TOP10
劉石:適者生存、未雨綢缪、贏者通吃是中國種業的三大制勝寶典!
分享到: